中国鞋材网 - 轻松从此开始!
欢迎来到中国鞋材网登录 注册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
中国鞋材网

成都“高端定制”:专为女人服务,单价可上万

时间:2016-08-29 16:26来源:网络 作者:中国鞋材网 点击:
 前言:意大利,因为专业所以牛掰 
 
今天的故事说来话长,要从意大利开始讲起。
 
意大利人最让人感动的,是他们的专业精神。
 
比如在二战时,他们专注投降艺术,一言不合就投降,有条件投,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投。
 
专业坑队友三十年,江湖人称一代酱油王。
 
一队意大利士兵向一个英军投降——“投降都这么专业,一看就是意大利人”
 
也是这帮胆小怕死的意大利人,创造了世界上最专业的黑帮——黑手党。
 
意大利黑手党,以组织严密、分工明确、狡诈血腥著称,一度是各国黑社会学习的标杆。
 
“黑社会技术哪家强?西西里岛找蓝翔!”
(电影《教父》,1972年)
 
这两种矛盾的脾性,源自半岛国家的格局:一半农耕民族的安分守己,一半航海民族的侵略剽悍。
 
但比起坑队友和当黑手党,意大利人最专业的还是当鞋匠。
 
意大利版图,就是地球表面最大的户外广告,它为自己代言。
 
对西方人来说,鞋子不只用来走路 
 
意大利人的祖先,古罗马人用鞋子颜色划分等级:
 
贵族红色,议员黑色,平民棕色——很长一段时间里,西方人偏爱把鞋跟、鞋底染成红色,以示高贵。
(古罗马凉鞋,最近几年仍在流行)
 
换句话说,鞋子就是西方人的名片:
 
“你可以衣着朴素,但切记一定要擦干净你的鞋。”
“一个人是否有好品位,是从他的鞋开始。”
——西方谚语
 
所以,西方贵族、绅士愿意付大笔钱给技术精湛的鞋匠,定制有家族徽记,体现品位的手工鞋子。
印象派画家Ferdinand Hodler(1853-1918)笔下的鞋匠
 
而在中国人文化里,鞋子代表卑微、无关紧要。“弃之如敝屣”,表明对鞋子的态度。
 
甚至对某些作风不甚检点的女性,冠以“破鞋”的侮辱性称号。
许多意大利鞋匠,技术源自家族传承,口传心授,他们很小就被告知,学好手艺,将来接替父亲的位置。
 
这大概能解释,为什么意大利能造出世界上最好的鞋。
(旧时的意大利鞋店)
 
言归正传,因为鞋子,引发了四川人和意大利之间的一段爱恨情仇。
 
话说多年前,四川某鞋商携作品赴意大利参加一高端皮革展,被拒之门外。
 
被拒理由:怀疑中国厂商参展的真正目的,是为了偷拍展品样式加以山寨。
 
四川鞋商憋了一口恶气回到成都,埋头做鞋,决意要和欧洲高端品牌分庭抗礼,一雪前耻。
 
一晃岁月匆匆,换了人间。那么,现在问题来了:
 
四川制造离“国际一线”还有多远?  
 
好消息:埋头苦干多年,中国年产鞋子超60亿双,差不多可以送地球人每人一双。
 
中国四大制鞋基地,内地的只有四川。
 
只从产量上看,我们已经甩了意大利几条街。
(中国四大制鞋基地)
 
坏消息:中国鞋类85%为中低档品,大多数中高档鞋,仍从国外进口。
 
制鞋江湖里,意大利人继续稳居教父宝座,而中国依然一个勤劳的打杂小弟。
(中国鞋厂的90后工人)
 
不过,颠覆经典并非不可能,尤其是在开了挂的当下中国。
 
撇开鞋子之争,先来看一张不起眼的新闻图片:
6月14日,中国海军054A护卫舰湘潭舰驶入北海,英军F82萨默塞特号战舰随行。
 
只从这张图上看,昔日的海上霸主,已被中国拉开一代,这花了不到十年时间。
 
当好莱坞电影里,中国人频频参与拯救地球,中国商家生硬的植入广告越来越多;
《独立日2》,主角通过QQ地月对话
 
当中国土豪争购欧洲球队,中国大妈横扫海外市场时,你应该明白:
 
不用妄自菲薄,中国人正在改变时代。
 
现在继续刚才的问题:四川制造离“国际一线”还有多远? 
 
赶超一线大牌品质,成都也许只要3—5年 
 
“武侯鞋都”,这是成都人再熟悉不过的地方之一。
 
即使从未到过这里的人,听到这个地名时,也会产生以下的联想:
 
“99包邮”、“荷花池”、“量大从优”、“清仓甩卖”……
 
车间里最高挡的大号风扇,吹不散闷热的夏季,机器的摩擦、敲打声中,无数双鞋子被年轻的工人贴上标签、发往外地、摆进橱柜、网店… 
厂开得多了,这里的鞋老板们或多或少感到,生意不如以前好做了。
 
“鞋子生产已接近饱和、竞争激烈、市场前景不好、订单少、回款慢…”做了23年鞋子的罗忠波如是说。
 
“转型升级、技术换代、模式创新…”罗忠波开始考虑,这些平时只在《新闻联播》里见到的词,是不是真对自己的生意有用。
 
2015年开始,包括罗忠波在内,一批鞋商选择了“高端定制”这条路。
但是,在“高端定制”这一行,罗忠波只能算后来者,离四川本土的顶级品牌差距还很远。
 
早在多年前,四川的顶级定制女鞋品牌,就已登上伦敦时装周、巴黎高定时装周等世界顶级T台,跻身国际一线品牌。
英国前首相夫人切丽·布莱尔,2011年访问成都时,曾在该品牌定制女鞋。
 
这双女鞋名为“蜕变”,鞋面采用蜀绣手法,主体图案为蝴蝶,寓意破茧重生。
 
从资料图上看,面对这双鞋子,切丽·布莱尔难掩心中惊喜。她说:
 
“ this pair of shoes will be my top collection.”
(这双鞋将成为我的顶级收藏品。)
老罗认为:中国顶级的女鞋,和国际一线大牌品质差距并不算大,东莞、广州等沿海城市,一些厂商已获得国际奢侈品牌的授权生产。
 
他乐观地认为,“四川制造离世界一线大牌品质,也许只有3—5年时间。”
 
当然,我们在追赶,国外也在进步,“以菲拉格慕(Ferragamo)为例,5年没出新款式,但这5年,它不断在推出升级版,从工艺到材质都进行了升级换代。”
 
品质不等于品牌,“国外的奢侈品牌,大多经过数十、上百年的积累,我们才刚开始,相比品质上的追赶,品牌推广的路,更为漫长。”
(切丽·布莱尔的鞋楦,被厂商留作了纪念)
 
罗忠波从1993年开始学做鞋子,那时他在福建某台资鞋厂打工。
 
小工、鞋匠、设计师、鞋厂老板…23年时间,罗忠波的经历都和鞋子有关。他的选择,相比同行多了一些远见。
 
“过去,阿迪耐克风靡,年轻人人手一双,但现在销量下滑严重…”他认为,因为消费观念正在转变,消费者对个性、舒适度的追求,正超过对品牌的迷恋。

 
一双定制鞋,是怎样诞生的?
 
罗忠波的定制女鞋业务,分私人定制和普通定制。
 
私人定制,针对 有钱的 特殊个性需求的顾客,价格区间差异很大,设计、材质不同,价格在数千至上万。
 
某些明星定制鞋,选用市面上最顶级的材料,价格可能高达数万。
 
普通定制,价格相对亲民,500元上下,可同时量产数十双。
 
一双定制鞋,大约需要以下流程:量脚→制作鞋楦→技术设计→选材→制作试穿版→调整修改→正式制作

 
针对私人定制,设计师需提前和客户预约,上门采集脚部数据。
 
数据采集过程,一般耗时半小时左右,包括脚长、轮廓、坡度、重心点等数据。
 
老罗:卖鞋只是高端定制的一部分,更多的是卖专属服务。  
“目前,私人定制和普通定制比例大约是3:7,预计以后可能会达到5:5”。
 
脚部数据测量完毕,计算出“最舒适”的设计方案。
根据计算结果,打磨鞋楦,并制作试穿鞋。
 
在老罗看来,“鞋楦一件不规则的艺术品,制作鞋楦,是考验设计师功底的一个环节,成败的关键。”
 
从制作鞋楦到初版试穿鞋完工,一般需要两周,或者更长时间。
从一家普通鞋厂,转型高端定制,有什么区别?
 
“首先是面对的客户不同,普通鞋厂客户主要是批发商、网店,特点是要货急、回款慢,相比定制鞋,鞋子品质并不稳定。”
 
高端定制,直接面对消费者,回款快,有充足的设计、生产周期,较大的创作空间,“服务意识更重要。”
 
简单来说,“以前是工人,现在是匠人。”
 
初版试穿鞋送达客户后,根据客户意见,制鞋师再进行调整。 
试穿满意后,客户挑选材质、颜色,制图师生成设计图,正式下单制作。
 
女鞋市场千变万化,“但定制鞋的核心,始终是舒适、个性、风格。” 
一双手工定制鞋,制作周期为1个月—1.5个月。
“普通鞋和高端定制鞋的不同之处:前者是日用品,而后者更像艺术品。”
 
老罗对中国鞋业的未来充满信心。
 
“我们中国人从来不缺创新和向上的动力。”老罗说,90年代他在沿海某鞋企打工,为学习技术,厂里聘请意大利总监,月薪20万——在那个年代,这不是个小数。
 
“学完一个老外,又换一个,但这钱花得值,我们学到很多东西,少走很多弯路。”——中国的自主研发团队,在高昂的代价下成长起来了。  
 
“以前我们为大牌做嫁衣,现在我们该为自己做嫁衣了。” 

 
四川制造:我们将为全世界做鞋   
 
老罗的转型之路,也是四川鞋业的一个缩影:
 
十多年发展,四川鞋业每年保持20%以上增长;
 
一大批国际一线的优秀设计师,制鞋师进入成都;
 
“四川制造”的一级梯队,开始在国际舞台崭露头角;
 
2014年开始,四川鞋业转型升级,从数量到质量提升;
 
武侯鞋都三期项目,将以中高端产品为主。
……
 
也许,现在我们还不能准确回答:
 
曾被意大利人赶出展台的四川鞋商们,何时能在国际一线品牌阵营站稳脚跟;
 
在老外的眼里,我们何时能从“世界工厂”,变身为“世界工匠”;
 
但我们相信时间会给出满意的答案。因为,这是一个被中国人改变的时代。 ​ 
(责任编辑:中国鞋材网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资讯中心列表
推荐内容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